2020/10/12

有名的法師、活佛們連真正的佛法都不認得,怎麼教人?





    當今社會,號稱自己在學佛修行者甚多,但能真正認知什麼才是真正佛法者,少之又少,包括某些當今世界赫赫有名的活佛法師們。


    許多人常被世法名相所迷惑,被一些著名活佛、法師、堪布的名相所迷惑,錯誤認為那些徒眾很多,名氣很廣,寺院很大,或者傳承很正宗等等,有著種種光環 的法師、仁波切是真正的佛教師父,以致從未質疑他們所說的佛理是正宗的佛法嗎? 也從未思考過,這些名氣很大的“上師”,他們教出過多少已取得了生脫死成就的弟子呢? 以致人們經常將凡夫當聖者拜,將邪法當正法學,將附佛外道、“貌似佛法”當做佛法去修而不自知。


    再加上,原始的釋迦法義已被混入僧團的魔軍改得面目全非,眾生更是無從選擇,無從分辨正邪真偽,自然盲修瞎練而不知,自然解脫無望,成就無期。 為此,南無羌佛帶著無量慈悲,無漏遍智再臨娑婆救度眾生,帶來了與釋迦佛陀一樣,原汁原味的真正佛法。


    佛陀住世,本是眾生無量之福,但妖魔謗佛不止,加之諸多無明眾生在網絡上,手機微信群裡跟風誹謗,這令無數眾生再次陷入兩難選擇,無從分辨正邪,佛法真偽。

 


    曾經有修行人不遠萬里拜見到了南無羌佛,跪地“虔誠”請示:佛陀師父啊,現在社會上那些佛法和我們的佛法到底哪一個好呢? 我們應該選擇學哪一個呢?


    望著這位滿頭白髮,虔誠修行幾十年的佛弟子,南無羌佛哭笑不得。


    其實,真正想解脫成就者是不受外界輿論影響的,他們很快就能撥開迷霧,分辨出什麼才是真正的佛法。

 

感恩-能隱身的和尚開悟了我---印昌上尊
感恩---能隱身的和尚開悟了我       印昌法師著

    
有一位法師叫印昌。 他專心研經學論47年、所學的總合論集經書不下一百部。 然而所獲得的修證成果受用,不僅不能了生脫死,卻是身心疲憊、愈來愈衰竭,加上他在四川華西醫科大學(川醫),眼睜睜看到一個名震世界的頂級著名法王死得非常悲慘,不要說化虹光,連生死自由都沒有。 這讓他一度認為,真正的佛法是不存在的,是不實在的。


    有一天,他在一家餐館吃晚飯,一位和尚走到他桌前,給了他一封信,並對他說:“這是你要的,這世界有真佛法。明天你還會見到我 。”過了一會他起身去洗手間,剛好那和尚推門而進,前後腳最多差七八秒鐘,卻完全不見和尚踪影。 再去問服務生,結果大家都說沒有見過出家人? 他相當震驚,但和尚給的信卻明明在手上。 他沒有打開。


    第二天,他去超市購物,卻見那個和尚迎面向而來,說:“你為什麼不看信?”話音一落,轉身進了貨架巷道,前後三四秒鐘,和尚又無踪無影了。 他忽然明白:“天吶!是高人!”


    他回到住處,打開了信封,裡面寫著“《正達摩祖師論》《了義經》《金剛經》《藉心經說真諦》《般若經》《解脫大手印》”。


    他按圖索驥開啟了一段全新的求知旅程,在那裡,對於什麼是真佛法? 什麼是假佛法? 他得到了最透徹最正確的的答案。


    於是他堅定的選擇了南無羌佛所親傳的如來正法! 很快證到了佛法的成就。


 

     還有一位叫洛桑珍珠的漢人格西,漢名邢肅芝,是全球迄今,唯獨兩位漢族人取得過拉然巴格西學位者之一(另一位是密悟格西)。 他曾是近代佛學泰斗太虛法師的秘書。  1937年,他隻身赴藏,尋求藏傳佛教密法,決定做一位現代唐三藏。 他先後師從一百多位大活佛、法王、高僧,受傳法灌頂六百多次,並著有《雪域求法記》,廣為流傳。

洛桑珍珠仁波且,俗名邢步有,又名刑肅芝,1916年出生於江南,九歲皈依佛門接受正規嚴格的佛學教育,在漢地出家為僧時法號碧松法師,16歲進入四川重慶漢藏教理院學習西藏語文,同時成為中國佛學會會長、近代佛教界泰斗太虛大師的秘書,負責整理太虛大師的演講,也是有“當代玄奘”之稱的佛學翻譯家、一代高僧法尊法師的弟子。
洛桑珍珠仁波且,俗名邢步有,又名刑肅芝,1916年出生於江南,九歲皈依佛門接受正規嚴格的佛學教育,在漢地出家為僧時法號碧松法師,16歲進入四川重慶漢藏教理院學習西藏語文,同時成為中國佛學會會長、近代佛教界泰斗太虛大師的秘書,負責整理太虛大師的演講,也是有“當代玄奘”之稱的佛學翻譯家、一代高僧法尊法師的弟子。

    1997年,洛桑珍珠格西拜南無羌佛為根本上師,其時,在金剛壇場,南無羌佛每授一法,即顯本尊壇城。 這是格西訪遍西藏及世界各地大德,從未見誰有如此至高佛法證量。 為此,格西深感自己學佛六十年不如在羌佛身邊一天所獲得的受用。


    還有一位法師,清定法師,曾被譽為“漢地第一高僧”,是佛教密宗格魯巴法王、漢人黃教領袖。 清定法師曾師從能海法師,接承了密法大威德金剛的修法灌頂,但由於當時的世緣變化,清定法師並沒有從能海大師處得到圓滿的內密灌頂,這一直是 法師到晚年心上的一件要事,因為他知道若沒有得到圓滿的內密灌頂,要“即生成就”還是很困難的。

 

    1992年,清定法師有幸恭讀到南無羌佛(當時的“雲高大師”)所著《心經講義》出版前的手稿,大為震撼,即為羌佛所著《心經講義》寫下 《跋序》。  1993年,因緣成熟,時值九十高齡的清定法師德境感召,終於拜見到了南無羌佛,法師在拜南無羌佛為師當天即獲內密灌頂,才算圓滿其了修證道果,於1999年坐化圓寂。


清定法師德相
清定法師德相
 

   當今佛教界,聲名遠播的著名活佛、法師們,你們還不認識什麼才是真正的佛法嗎?


      清定法師在圓寂前六年拜南無羌佛為師;洛桑珍珠格西感慨“學佛六十年還不如跟羌佛學一天”;還有“藏地第一聖德”阿秋喇嘛,第四世多智欽法王等諸多佛菩薩再來人,上百位佛教各派領袖對南無羌佛的認證附議等;還有羌佛所展現的不勝枚舉、無聖可及的圓滿覺量以及 諸多羌佛弟子解脫成就,生死自由等等事實,難道都不足以讓你們警醒一下嗎?

 

    而今佛陀住世,如果你們這些大法師、大活佛還不知道真正解脫的正法在哪裡,還不知道拜南無羌佛為師,你們還好意思說自己是“佛弟子”嗎?

 

    人生難得,佛法難聞,真正的解脫正法更是百千萬億劫難遇,盡快收起你們的“所知障”和我執吧,是要真正解脫成就還是要繼續混個日子,最後墮落, 該做個選擇了。

 

暮鼓晨鐘都敲不醒你,那你就完了
暮鼓晨鐘都敲不醒你,那你就完了


  正如開初聖德所說“暮鼓晨鐘都敲不醒你,那你就完了”。


 ——END——



撰稿:佛前燈、東山 

本文轉載自: http://www.putixinw.com/7759.html?from=timeline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